冯小刚徐帆代言金立M2017体现科技与人文

2016-12-30   |   

 

海西晨报、太阳网记者1226日应邀参加在海口观澜湖冯小刚电影公社举行的金立年度高端旗舰新品M2017上市发布会,并与海内外媒体一同采访了金立高层。以下为采访实录。

 

 

 

 

 

主持人:各位尊敬的媒体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参加金立M2017上市发布会,这是一场别具一格、高科技与人文精神完美融合的发布会。今天很荣幸地请到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先生和总裁卢伟冰先生,两位会很乐意回答大家的提问。

 

记者:金立如何看待高端手机的市场?这个战略有什么现实的价值?我去过12个国家考察手机市场,特别是东南亚市场。从二位的视角来看,无论是在东南亚还是在中国大陆,金立的渠道政策是怎样的?

 

刘立荣:我回答第一个问题。其实金立做手机的时间是最长的,有15年之久。在进入智能机的时代,我认为经历了几个过程。

刚开始的时候,实际上是运营商的力量非常强大,在那一波当中发展非常之快。第二波力量的影响是电商,电商的影响如果用一个词来讲就是价格,最终来讲也就是价格战。

现在大家也看到了,到目前为止,大家基本没有价格竞争这个提法,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第一个原因,跟消费升级有非常大的关系。第二个原因是,大家对机器的追求已经不仅仅是价格、配置,它除了这种很基本的用户体验之外,还会再差异化地有自己的特别要求。

最关键的是,现在的竞争模式已经不仅仅是成本、价格的竞争,到现在来讲,我自己认为最核心的价值是品牌的竞争,或者说是品牌溢价的竞争。其实每一个行业做到最后能生存下来的,一定是具备溢价能力的品牌,或者说,有高溢价能力的品牌才能生存。所以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手机品牌都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要进攻高端,提升品牌的溢价能力。单纯的价格战已经不足以维持企业的生存,这也是金立推出M2017的一个重要因素。

 

卢伟冰:关于国际市场,不同的手机企业在全球的技术路线是不同的。坦率地来讲,所有中国的企业都不能够真正地覆盖全球每个地方,就像每一个品牌都会根据自己的一些原因来选择首先去切入的市场以及重点打造的市场,这可能跟每个企业发展的战略和过去的历史因素有关。

金立在国际市场有两个重点,一个是南亚市场,即以印度为中心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斯里兰卡这些国家。另外一个是以尼日利亚为中心的非洲市场。其中,尼日利亚是非洲的第一大经济体。我们在2016年又布局了两个市场,一个是以埃及为中心的北非市场,另一个是以哈萨克斯坦为中心的中亚市场。另外我们会在2017年对东南亚最重要的国家,比如印尼,有更多的动作。所以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企业在做全球布局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一些考量,有自己的线路图,但不是全面出击的。可能在每个市场里面,国内的几个主要品牌都会在这个市场里存在。

金立的渠道策略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在全球市场复制中国市场的成功模式。我们现在已经看到,金立在印度复制得很成功,在尼日利亚复制得也很成功,已经非常清楚地证明了手机企业在中国的商业模式的成功是可以复制到全球的。

 

刘立荣:还有一个细节,其实从宏观来看渠道模式的话,金立的海外市场渠道、模式,实际上是总部到代理商到零售商,代理商代理的品牌是唯一的、专营的,我们的代理商只能做金立的品牌。但是其他品牌可能跟我们不一样,可能是不同的代理商模式。另外,在海外市场,比如以印度为代表,我们就建立了印度本地的代理商模式。

 

记者:M2017的预计销量能够达到多少?

 

刘立荣:金立M2017是我们2017年的旗舰产品,我们在这个系列上每年会有一代新品,以年代来分,这是金立在竞争高端的一个代表性产品。

如果说到2017年的目标,我在我们内部已经谈过,因为用的是三星的2K曲面屏,我们跟三星下的订单是100万台,这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记者:继冯小刚之后,金立又请了徐帆一起来代言M2017,这有什么含义?另外我们在未来代言的选择上有什么样的导向或者策略?

 

刘立荣:我们在代言的选择上,主要是跟产品系列、跟我们的用户、目标消费群体有关。金立M2017的目标消费群体是两类人群:第一类是政商高端人士;另外一类其实用我的话讲就是大佬,有影响力的消费群体。金立M2017这种定位,请冯小刚做我们的代言人,我觉得是比较合适的。这一次又把徐帆加上,其实也是我们这种理念的体现——科技加人文的方向。

 

记者:您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2016年的出货量情况?

 

刘立荣:金立在2016年的全球出货量超过4000万台,较去年的3000万台,增长超过30%。

 

记者:2016年我们知道手机战已经发展到线下渠道了,金立凭借在线下渠道15年来的深耕,不管是深度还是广度,在2016年都取得了非常大的突破。我想知道在2017年,特别是发布了M2017这种高端定位品牌的产品之后,我们的线下渠道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

 

刘立荣:其实金立的这种营销模式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变,我认为我们在推出M2017以后,它不会影响到我们线下渠道的变更。相反,我们从2017年开始,会更加深耕线下渠道,我们也会更加深耕海外市场。

 

记者:根据线下渠道的数据显示,我们看到像金立M6旗舰机型如金立金钢、金立S系列的拉动很大,我想知道今天推出高端机型M2017,将会对金立M系列的中端机型有多大的拉动?您预期2017年M2017的增长会是多少百分比?

 

刘立荣:我认为金立实际上在中低端有比较大的规模,是比较稳固的规模,而M2017的推出,我认为它不仅会对M2017的销售产生帮助,还会提升我们在中低端市场的销量。具体提升多少,可能跟产品、渠道方面是有关系的。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想请问,现在人民币贬值、美元升值必然会带来元器件成本上升的问题,金立怎么面对这个情况?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曹德旺先生当时关于中国的人力成本上升的问题,您怎么看?

 

卢伟冰:的确,从2016年到2017年,厂商面临两个压力。第一个压力就是刚才讲过的汇率变动问题,造成整个成本的上涨。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压力是,元器件的价格其实是在不断上涨的。像我们大概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RCD就一直缺货到现在,厂家的价格涨了3倍,这不是按照一般的百分之多少去涨的,而是涨了3倍。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进行memory涨价,memory经过了Q4和Q1的两次涨价,这个涨价的幅度已经超过了20%。目前来看一个最大的缺货开始是镜头模组的缺货,随着双摄和高像素的形成,其实镜头模组的整个产能是缺少的。从全球来看,手机厂商面临的就是这两个问题,这就造成了产量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从金立的角度来看,应该从两个方面来应对。第一个应对,厂商必须要不断地提高溢价能力,M2017正代表着金立在品牌溢价上的拉升和产品差异化卖点的继续聚焦,这个拉升和聚焦对整个系列产品有很大的价值。第二个应对很重要,是国际市场的对冲问题。为什么提到汇率,因为整体来讲国内的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有一定的帮助。

 

记者:刘总,您刚才提到国产品牌集体走向高端,其实现在国产手机当中做高端的也很多。金立在这方面做高端的差异化的点还有打法和套路是怎样的?

 

刘立荣:其实我们四千元左右价位的产品这几年一直做得比较好,就是我们的W系列。因为我们没有做过什么大规模的推广宣传,所以业内包括媒体不太了解。首先,我认为从四千到六千并不是一个很高的坎,这个价位段的产品只有苹果。

我们这次将价格定为6999元,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用户需求。我们很多目标消费人群用的就是苹果,但是其实他不太愿意用苹果,因为有很多人都在用,他又不太愿意用一个两三千、甚至更便宜的手机,所以我们推出M2017,应该满足我们目标人群差异化的需求。

 

第二,金立M2017从配置来说,几乎拥有目前所有潮流的顶配——1200万+1300万光学双倍变焦双摄、6GB+128GB的内存、5.7英寸2K曲面屏、高通骁龙处理器、7000毫安时电池、内置安全加密芯片、活体指纹、小牛皮背壳……我们希望M2017的用户也有超过苹果手机的用户体验和身份认同。当然,从成本上来讲,这个手机可以说是一个成本的集大成者,成本都还蛮高的。

卢伟冰:其实我们的主摄1200万像素的摄像头的成本,远远高于2000万,所以这个其实采用的比例不是太高的原因是成本特别高,尤其现在整个双摄模组的产能还不是那么大。

 

记者:6千元价位段的市场,您认为接下来的时间里有没有更多的涌入者?

 

刘立荣:最后能够生存下来的厂家,一定是能够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的厂家。其实所有的厂家都在做类似的事情,有的厂商可能就是逐步地去提升,有的就像M2017应该是针对特定消费群体的。

 

记者:国内的手机厂商在2015年、2016年基本上销售超过7千万台,占市场14%到15%左右,但是对于金立来说,比如要超过7千万台的想法,要怎么来达成?因为政商方面,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打法,如金立W系列,以及我们现在出的M系列,各个细分市场特定人群也有突破。但是带来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规模,包括营销部分,对于整个利润率有一定的影响,对这个方面您大概是怎么考虑的?

 

 

刘立荣:其实在功能机时代,金立可以说是一个综合型的品牌,金立的消费群体覆盖比较广泛,产品的覆盖比较全面。但是最终在2010年的时候,金立成为了中国市场、中国品牌最高端的品牌,当时应该是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诺基亚第一,三星第二,金立第三。现在在智能机时代,你说得非常对,我们也有自己的打法。我相信金立拥有这么广泛的人群基础,不会影响我们在规模上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