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女生离家出走已身亡两个月

2017-01-16   |   
  林振奕接到亲友的电话时,止不住掉眼泪。记者陈雅玲摄  林振奕接到亲友的电话时,止不住掉眼泪。记者陈雅玲摄

  晨报记者陈雅玲

  晨报讯 春节临近,许多人都开始陆续回家团聚,准备过个欢乐年,但对于同安区内田村的林振奕一家人来说,却是个悲伤的时节。夫妻两人苦苦寻找15岁的女儿林圣慧2个多月(详见本报2016年11月8日A9版《林圣慧,你在哪?》),终于盼来了消息,但遗憾的是,女儿早已躺在冰冷的殡仪馆里,永远和挚爱她的双亲分离。

  记者到林圣慧位于同安区内田村的老家时,林振奕在客厅内抽闷烟。41岁的他,仅2个月就白了许多头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接到亲戚的电话时,这个堂堂七尺男儿终于止不住悲痛,失声痛哭。

  “去认尸后发现,打捞费及龙海殡仪馆方面涉及的费用加起来大概需要2万元,可我们已经付不起这笔费用。”日前,林振奕向本报求助时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适当减免相关费用。龙海殡仪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请林振奕到殡仪馆详细面谈,再根据实际情况做下一步工作。

  为寻女儿耗尽所有积蓄

  1月9日中午,林振奕接到漳州石坑边防派出所民警的电话时得知,经过DNA鉴定,去年11月9日在漳州龙海某海滩发现的女尸是林圣慧。随后, 他、妻子、堂弟、表弟一行人赶往石坑边防派出所。通过照片辨认,林振奕认出了他给女儿买的玉佩。到龙海殡仪馆时,尽管女儿的容貌已变形,但身高、体型却极 为熟悉。

  “打捞费和殡仪馆方面涉及的尸体运输费、保管费等加起来大概2万元,可我们实在难以承担这笔费用。”林振奕是一名退伍军人,去年他拿出所有积 蓄,并找人借了些钱,开了家销售门扇的店,成本还没收回来,女儿就离家出走。找女儿期间,夫妻两人走遍思明、湖里、海沧、长泰等地,印了上万份寻人启事, 有时候还掏钱委托陌生人帮忙留意、寻找,已经耗尽所有积蓄,生意也无心经营,“亲戚们能接济的都接济了,已经难以再找他们开口了”。

  日前,林振奕和龙海殡仪馆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龙海殡仪馆相关负责人表示,希望林振奕有空时到龙海殡仪馆一趟,双方当面商讨事情处理方案。

  女儿懂事爱学习但内向

  “她那么可爱,那么懂事,怎么那么傻呢……”一想起女儿,颜美论就很痛心。

  颜美论在西柯某工厂上班,没加班时每个月可领到1700多元的工资,如果加班,每个月则可领到2000多元。“她知道工作辛苦,经常劝我少加班 或不要加班。”每周,颜美论拿150元给林圣慧做生活费时,林圣慧却只肯收120元,“除了日常生活费外,很大一部分都被她拿去买课外书。”

  在颜美论的印象里,女儿从小读书就很争气,也是班里的“学霸”,但她比较内向,不懂得排解压力。

  “初二时,情绪有些波动。读初三后,成绩有些下降。”夫妻两个人时常跟女儿说“不要那么拼”、“能读多少算多少”,但林圣慧似乎没有听进去,话反而越来越少。

  此后,林圣慧主动提出让爸爸带她去仙岳医院鉴定精神状况。“医生说,她患有抑郁症。”林振奕说。

  1月10日0:33,林振奕在微信上给女儿写了一段话:你在我们的心中上了一具永远无法卸掉的万斤枷锁。想责骂你,但你是我们的女儿,爸妈舍不 得骂你,就怕你伤心,怕你自责,因为爸妈永远是爱你的。你走了,怕我们再见到你,怕我们伤心,因此,你躲了我们两个多月。是老天可怜我们做父母的心情,安 排我们再次相见。相见时,你还想伪装,不想让我们认出你,但你身上始终还戴着爸爸给你买的那块玉佩。爸妈知道你也永远爱着我们。天气冷了,你在那边要学会 照顾自己。

  事件回顾

  据了解,林圣慧是名初三学生,失踪时为15岁。去年11月5日18点03分,林圣慧离家出走。

  据林振奕透露,去年11月5日晚,林圣慧在厦大白城一带给其表姐发了微信语音,“她说她是一名病人,害了一位母亲,也害了一位父亲,她有权选择死亡。”

  林振奕说,女儿的尸体于去年11月9日在漳州龙海某海滩被发现。经过DNA鉴定,直至1月9日他才获悉女儿已死亡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