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两个工具包

2018-09-03   |   

供电所所长作为兵头将尾,既要带头干活,又要搞好管理、关注员工动态,不容易啊。

瞧,这位张所长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工具包带走了?


一天下班,培丰供电所新上任的所长张健彬,无意间听到两个员工在一旁嘀咕着什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张健彬看着张松文背着工具包走出了供电所,内心充满了疑惑。



单位的工器具管理一直很严格,

作业完,工器具应该放回工器具室,

他怎么能把工具包带走呢???

接下来的几天,张健彬又好几次看到张松文私自将工具包带出供电所,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鬼!


电费帮忙交了?


工具包这事还没搞清楚,又有新情况!




因为刚来培丰供电所没多久,张健彬没事的时候喜欢在所里东转转、西看看,问这问那熟悉情况。

慢慢地,张健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连着几个月,张松文都帮孔夫村张阿姨代交电费。

张健彬很是好奇。




唉,小简,张松文这个月又帮孔夫村张阿姨代交电费,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啊?

是经常代交,是不是亲戚我也不知道……




疑点很多啊,

这事还是要弄清楚才放心。

张健彬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他决定“主动出击”!


真没打“老鼠工”?




一个周末,张健彬正在亲戚家做客。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忙忙从门前经过,张健彬确定他就是张松文!

为什么大周末还背着个工具包出来?张健彬怀疑张松文是在偷打“老鼠工”!


老鼠工
“老鼠工”是指利用单位的资源或职务便利谋取个人私利,即干私活。



为了一探究竟,张健彬尾随张松文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前。只见张松文埋头走了进去。


在屋里,张松文搬来凳子爬上爬下,忙活着装灯布线。

张健彬见此情景,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去大声制止。


张健彬的突然出现,让张松文一脸的茫然。


张健彬

老伯,我们单位有规定,我们的员工是不能打“老鼠工”的!

老大爷

这你就误会张师傅了。昨天晚上我家厨房灯突然不亮了,半夜起来喝水都差点摔倒!这才叫张师傅来帮忙。20年了,我们碰上用电问题都找他,从没收过一分钱!

张健彬

可松文你也不能背着单位的包出来干活啊,这是违反规定的!

张松文

这是我自己买的工具包,只是长得和所里的包差不多。不信你瞧瞧!


左边是单位标配工具包,右边是张松文自己的工具包




“单位的包还不能带回家。所以,我就琢磨着自己买一个包,白天出工同时带上,晚上就把自己那个背回家,方便!”解释完了,张松文憨憨地笑了。

张健彬恍然大悟:“没细看真以为是所里的包呢。看来我是真的误会你啦!”



张松文的摩托车车头的两个箱子也成了他的专用零配件箱。一辆摩托车,一个工具包,只要村民有需要,他都有求必应而且分文不收。

义务为村民维修服务的事,张松文已经干了20年,从1998年他成为培丰供电所员工的那一年起,这种义务服务就没间断过。


代交电费是怎么回事?


1998年的一天,刚到培丰供电所没多久的张松文到大洋村张秀华老人家中收电费,发现她家唯一的一盏电灯不亮了。老人的儿女都在外地打工,老人也不知道找谁来维修。



张松文二话没说,帮她检查线路,并把烧坏的灯泡换了。



经历了这件事,张松文常想:村里大部分都是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装个灯泡、安个插座、交个电费这些咱们看来能轻而易举解决的用电问题,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难题。

“像孔夫村的张阿姨,一个人带着外孙,出门也不方便。这20多年一直都让我帮她代交电费,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是她亲戚呢!”

“不光是张阿姨,其他人有需要,我也会去帮忙!”




20年来,张松文与多位残疾、孤寡老人结成了“帮扶对子”,有事没事都到他们家转转,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供稿单位:国网福建电力

 龙岩永定区供电公司 郑茜娴 钟晓锋

责任编辑:朱安达 徐乐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