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业态已陷入“红海”竞争

2020-05-14   |   

  厦门新佰影业旗下主播在直播。

晨报记者 叶子申

随着直播越来越火,众多资本入局,同时也加剧了竞争。记者昨日走访发现,有的直播孵化机构签约主播淘汰率达30%,“素人”主播成功的概率也不高。

业内人士表示,直播业态目前已是“红海”竞争,粗放式发展模式或将逐渐被淘汰。

资本纷纷进入直播行业

“直播火了以后,一些资本方找我们谈过,希望合作或者入股投资。”厦门新佰影业董事长李新柏告诉记者。

在厦门,受资本关注的直播机构并不少。厦门“奇迹山”文化目前在厦门、南京、乌鲁木齐、沈阳等地设有分部。此前有媒体报道,“奇迹山”曾获得来自各方资本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后已按过亿估值启动Pre-A轮融资。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直播行业更加火爆,引来众多资本关注。记者登录“天眼查”发现,近来,厦门与直播相关的公司不断涌现,注册资本普遍在数百万元至数千万元。其中一家直播公司成立于年初,注册资本达千万元。该公司负责人透露,他们之前主要做短视频等业务,随着直播业务越来越火,一家本地投资公司找到他们,双方合作成立了目前这家直播公司,主打带货直播。

厦门果肉科技相关负责人称,今年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之前做短视频的公司纷纷转型做直播。

不少企业也受疫情影响,线下店铺经营受挫,不得不靠线上直播拉动销售。据不完全统计,今年2月以来,厦门有上万个品牌加入直播电商阵营。同时,在厦门,直播策划公司、执行公司、技术公司、公关公司等也层出不穷。

主播“上岗竞争”很激烈

入局者越来越多,竞争自然也更激烈。首先,主播“上岗竞争”很激烈。

“现在做直播的平台多了,难度也大,并不是简单找几个漂亮女孩就可以了。”厦门某直播孵化平台负责人表示,他们管理严格,会给直播达人两三个月的孵化期,对涨粉、内容更新、配合度、爆款率、赞粉比等数据指标进行观察及考核,淘汰30%以上的新签约达人。随着竞争加剧,淘汰率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李新柏说,对于一些因为兴趣爱好而开始直播的普通人而言,直播只是单纯的好玩,不少人直播一段时间后,发现没有“搞头”就悄悄消失了。

毕业于福州大学的小吴擅长画漫画,在微博上有不少粉丝。今年年初,她尝试在某平台直播,结果不如意。“平台上同样类型的主播已有不少,部分都有专业团队来拍摄、布景、宣传,我就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很难和他们竞争。目前粉丝增长很缓慢,有点想放弃。”

未来将更细化发展

而对于参与直播的品牌商而言,竞争无疑更激烈。“尤其在商品日趋同质化的今天,当产品功能差不多甚至雷同时,往往最直接的促销手段就是价格战。为了拿下某个直播时段,甚至不惜引发恶性价格战。”厦门果肉科技有关负责人说,主播们也会不断压低产品价格,以获得更高的利润和竞争优势。常常一场直播下来,品牌商赚不到什么钱。

不仅如此,3月31日,中国消费者报发布《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指出,有20%左右的直播购物者对购物体验非常不满意。大部分有购物经验的消费者认为,主播有夸大产品功能、涉嫌虚假宣传等问题。

已有不少业内人士看到了这一点。“直播业态已是‘红海’竞争,进入了重运营时代,粗放式发展模式已经难有机会。”李新柏说,商家直播带货的效果差异潜藏在很多细节中。直播本身是全链条制作,包括策划、预热、传播,主播背后需要一个专业团队支撑,需要真正懂互联网的、懂新媒体的人。过去一两年,厦门直播行业已经进行了一次洗牌。现在一些小型直播机构,如果缺乏竞争力,寿命只有两三个月。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行业垂直的直播账号应该都会走品牌化路线,和对应的产业结合。

厦门蜂窝互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有关人士认为,传统直播机构如今已无法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和品牌直播的调性输出。为此,需要根据不同的节点、不同品类的调性打造“个性直播”,未来直播行业将更细化发展,同时对主播的专业性要求也将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