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主播 不,请称他们直播销售员

2020-05-15   |   

  老黑的直播带货产品范围包括美妆、护肤、美食、洗护等。

晨报记者 蔡樱柳

昨天一大早,老黑就从厦门坐动车赶往深圳,到了深圳后,又转了50多公里的地铁,到了直播的彩妆店,一下午紧凑的拍摄后,当天又马上赶回厦门。这是老黑成为职业“带货主播”后的日常。

直播带货正在行业的风口,也应运而生了专门从事该项工作的人员,一大批主播正在占领各大媒体的头条。在行业野蛮生长的时期,极低的入行门槛让每个人都跃跃欲试,梦想着可以一夜之间“实现梦想”,走上人生巅峰。

近日,人社部拟新增直播销售员工种。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的公告显示,在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之下,增设了“直播销售员”一职。

这也意味着,今后,像老黑这样的“带货主播”都有了正式的称呼———直播销售员。

辞职改行当“主播”

老黑其实是一名妙龄女子,芳龄28,说是有人说她黑,给取了这个外号,也就一直这么叫着了,做直播带货5年了。之前她边从事App运营行业边兼职做主播,今年把工作辞了,专职做主播。

“一边工作一边兼职主播太辛苦了,而且现在是直播的风口,所以决定离职,试试。”老黑告诉记者,真正全身心投入到直播带货这个行业后才深知,“每个行业都很辛苦,以前看起来很简单的东西,没想到都特别难”。

老黑现在还是“单打独斗”,抖音号有27万粉丝,从一开始视频都不太会拍,到现在会自己写脚本、自己拍、自己剪辑,学会了不少技能。“虽然不容易,用心学,也算是坚持下来了。”开朗的老黑如是说。

一天3场直播累并快乐着

老黑目前主要在抖音、一直播、花椒直播上直播带货,美妆、护肤、美食、洗护等产品都做,“只要商家有需要都可以带。”接洽商家也是她自己完成。

老黑是个认真的主播,她选产品都会自己先体验,真的觉得不错,才会带。销量怎么样?老黑不好意思地笑笑:“之前是兼职,刚转型过来,销量还不理想。”

虽然之前是在朋友的“怂恿”下开始兼职直播的,但现在她认真了。多的时候一天会做3场直播,一场2个小时。“说话说得很累,以前都不知道说话这么累。”累归累,不过老黑说,有时候也觉得挺有成就感。

从五年前开始兼职,到现在这个职业马上要被“正名”了,这些年过去了,老黑也感觉到这个行业在慢慢发生着变化。“其实一开始主播的处境挺尴尬的,都没有人认可,可是现在,大家都想分一杯羹。”竞争激烈了,但老黑说她会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