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我们一起忙!”

2020-01-15   |   

过年,是团圆的日子。但对一些人而言,过年只有春运,没有“年”。

一家不团圆万家团圆,许许多多春运人在不同岗位上,为春运的平安、有序奉献一份力量。他们当中还有许多“夫妻档”“父女档”“父子档”……越是节假日,他们越难团聚。本期《2020春运脸谱》,晨报记者带您走近这些春运里的“搭档”。晨报记者 雷妤

吴振斌和丁鑫在交接乘客遗失物品时才能见上一面。记者 唐光峰 摄

春运“夫妻档”  相聚才是年夜饭

“过年,我们一起忙!”这是吴振斌和妻子丁鑫的真实写照。

曾经,他们一个是客运值班员,一个是列车长;一个在站台上,一个在列车上。

如今,他们一个是厦门北站值班站长,一个是厦门地铁厦门北站站的值班站长;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

今年春运,夫妻俩依然在各自岗位保障着旅客的出行。

曾经异地

在列车靠站时相望一眼

从厦门北站开站首日起,吴振斌就来到这里。11年来,他从一名初入行的客运员成长为值班站长,见证厦门北站客流量的与日俱增。在这里,他还结识了妻子丁鑫。

当年,丁鑫还是福州客运段的一名列车长,因为经常要交接重点旅客以及旅客遗失的物品等,两人便在工作中相识相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是异地恋。新闻中,情侣们在列车靠站时相望一眼,聊上几句话的场景,就是他们曾经的真实经历。

后来,因为结婚生子,丁鑫离开了铁路系统。“那段时间,我放假时他更忙,两个人的时间还是凑不到一块儿去。”为了和丈夫工作“同步”,两年前,当丁鑫得知厦门地铁招聘客运人员时,她立即报名,顺利从“动姐”转型为“铁姐”。

巧合的是,丁鑫被分配到的站点正是厦门地铁1号线的厦门北站站,与丈夫的工作地点近在咫尺。虽然离得近,但夫妻俩一个在地面保障、一个在地下保障,一个在火车站内、一个在地铁站内,几乎打不上照面。

如今同“站”

近在咫尺仍然无法碰面

交通保障不分昼夜。前天晚上,夫妻俩恰好都在各自的岗位上过夜。

晚上8点多,吴振斌接到通知,有一名进站旅客的行李遗落在地铁站上,他把消息发至厦门北站地铁联动工作群里。不一会儿,丁鑫查询到遗失物品的信息,两人约定在地铁口进行交接。

类似的对接并不常见,夫妻俩遇上的概率更是小之又小。吴振斌说,只有在需要重点旅客保障、旅客物品遗失时,他们才有机会在工作中碰上面。

“虽然我们离得很近,但因为工作时间不同,而且需要有人接送孩子,我们没有机会一起上下班。”丁鑫说。

夜晚虽然漫长,但对于丁鑫和吴振斌来说,却是另一种繁忙。地铁停运后,客运人员需要核对票款,进行实操演练、对相关设备进行维护维修等,要一直忙到凌晨2点左右。休息两个小时左右,丁鑫又要为第二天的营运做准备,等到接班人员交接后,早上9点左右才离开站点。

吴振斌作为值班站长,需要负责厦门北站客运,每天步行三四万步是常态。晚上铁路停运后,他还要进行巡视,然后在站内休息,第二天早上5点多开站迎客,经常要忙到中午才到家。

保障春运

何时得空何时“过年”

春运,依然是两人最忙的时候。除夕夜对于他们一家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今年大年三十,吴振斌休息,丁鑫上白班。

“我们计划好了,等她晚上八点多下班了,再一起吃年夜饭。”吴振斌说,因为他们的工作时间不固定,什么时候有时间,什么时候就是年夜饭,“如果她上夜班,我们就早点吃年夜饭;如果我们两个都上班,就大年初一再补年夜饭”。

丁鑫觉得,两个人一起忙碌也挺好,等到淡季时,他们再一起回东北老家看看父母,一起出去旅游。

一家三口分隔三地他们在岗位上过年

杨轶在厦门站出站口检票。记者 陈理杰 摄

他们三个人是同事,也是家人。

11年前,追随父亲杨明生的脚步,杨轶也成为一名铁路职工。在这里,她认识了丈夫张志勇。一家三口,一个在厦门北站、一个在厦门北动车运用所、一个在厦门站,从春夏到秋冬,忙忙碌碌。

又是一年春运,当大家在家团聚时,他们只能在岗位上“团聚”。

一家都是“铁路人”

今年34岁的杨轶进入铁路后,一直从事铁路客运员工作。“我的工作就是让每一名乘客又快又安全地踏上回家的列车。”昨日,在厦门站北出站口,杨轶正在忙着检票工作。这些年来,杨轶在站台上迎来送往了数不清的乘客,在她眼里,让旅客安全顺利地回家,就是她的“待客之道”。

在厦门北动车所内,张志勇的面前铺着一张大图纸,上面还有一根铅笔、一根红笔和一根蓝色水笔,以及一把直尺,即将成为行车调度员的他正在学习编制计划,保证列车准点上线。

他与杨轶是一对夫妻,两人同年退伍进入厦门火车站工作,缘分也是因春运而生。“当年我们在一起实习,久而久之就产生了感情。”杨轶说。

杨明生是杨轶的父亲、张志勇的岳父,也是一名有着近40年工作经历的“老铁路”。尽管“分隔三地”,但“老铁路”的心里却一直挂念着两个“小铁路”。

“老铁路”倾囊相授

一家三口都是铁路人,谈论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铁路。杨明生说,春运无小事,他们的任务就是把每一位旅客都安全送达目的地。

杨轶刚参加工作时还碰了几次“壁”。有个晚上,杨明生搬出自己的客运规章和多年的工作笔记,给杨轶下了“死命令”:“必须熟读这些规章制度!”杨明生说,作为一个铁路客运员,脑子不能熟记客运规章制度,就不能高质高效地做好工作,更别提为广大旅客的安全出行保驾护航了。在父亲的帮助下自我加压,杨轶认真学习铁路相关客运规章制度和注意事项,很快适应了岗位工作。

张志勇说,那时的自己对铁路知识也一窍不通,杨明生也常对自己言传身教,从铁路线路公里数的识记,到列车、轨道信号、站场的基本情况了解,杨明生都倾囊相授,让他在工作中越来越得心应手。

习惯了在岗位上“过节”

“我们经常寄物传情。”杨轶说,因为和父亲不住在一起,工作地点也不同,父女俩经常给对方捎东西。通常父女俩都会约定一个地方,比如寄放在站内,再给对方打个电话,让其下班得空了再去拿。

“今年我的除夕就在车站里过。”杨轶说,其实大家都习惯了在岗位上“过节”,在哪里过年没关系,只要亲人们聚在一起,就是在过年。